研秋

我似乎看到一条很好笑的评论,呵,你魏无羡到底为我们阿澄付出什么了,多好笑啊……

【恋与】致全世界最好的白先生

   #一口刀子#
   #新年报社#
   #这是春节死活抽不出限定的后果#
   #至今连个ssr都没有的我#
——————————————————————————————
亲爱的白先生:
   很冒昧突然写信打扰你,你和她还好吗?很抱歉,你们都婚礼我并没有去参加,但是我想你应该很高兴吧,毕竟你爱的她那么敏感,很容易被人伤害。也许你已经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吧,毕竟我对你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但我还是写下了这封信。
   也许你并不知道,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那场笑话般的相亲上,而是在高中时期,没错,就是属于你和她的高中时期。也许你已经不记得了,但是那个站在我身前的逆光的背影却成了我的整个青春。我一直都知道,我很普通,我没有她漂亮,没有她善良,甚至没有她早出现在你的生命中,但是我爱你。也许当你看到这里时便不想在看下去了,但是还是请你看完,因为,这会是我最后一次打扰你了。
   在我平凡无奇的生命中,你就是我全部的光,你照亮了我整个人生。高中的你在很多人眼中并不好,甚至很多人对你还有偏见,但你却仍是那么好。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你的家庭给了你太大的压力,这才导致了当初的你,错的不是你,是这个世界。世界以痛吻你,又凭什么要你报之以歌。
   曾经的我渴望去拥抱你,温暖你,却不知道你已有了那个一生挚爱,她会去爱你,给你一个温暖的家,而我,只能默默的祝福你们。可我还是那么喜欢你,像古拉比伦塔的传说,世纪的诗篇,永垂不朽。
   最后,全世界最好的白先生,那个从来都不属于我的白起,我愿用我此生所有的快乐,祝福你和她幸福一生。你带走了我余生所有快乐,所以我只能孤独终老。
很多话我想告诉你,只是这感情言不由衷,词不达意。
如果有来生,可不可以换你抛弃一身骄傲,喜欢我到疯掉?
      

                                                    ————那个深爱你的女孩

(宁天)无限月读

*非原著月读世界,和现实世界没有什么大差别
*渣文笔
*一口糖渣
*be
*慎入
————————————
        你有没有过喜欢的人?
        天天偷偷地瞟了一眼左手边的白衣少年,唇角微微上扬。
         “怎么了?”盈白色眼瞳的少年轻声问道。
         “没,没什么。”一向大大咧咧的少女一下子羞红了脸,“只是在想,雏田和鸣人也快结婚了,新婚礼物该送些什么好呢?”
          少女的回答引起了白眼少年的疑惑,但教养极好的他还是给出了回答“不如就送一些你喜欢的东西吧。”
          “喜欢?”少女听到这个词汇,不由得又看了一眼长发少年,摇了摇头“果然还是送特质苦无吧!”团子头少女有些故作活泼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宁次皱了皱眉。
           “天天,你有没有觉得你最近有些怪怪的?”
           “是吗?”听到这话,团子头女忍僵住了身子,心想“被发现了吗?”
           “你最近总是用一种很伤感的态度看着大家,不是吗?”
           少女闻言苦笑了一下,“我只是在看你的时候才会悲伤啊。”当然,这话她是不会说出口的,一向活泼开朗,说话直率的天天,怕是只有在同队队友日向宁次面前才会如此胆怯吧。
            “因为身边的大家一夜之间都恋爱了,总觉得自己被喂狗粮喂得很伤心啊。”随口说了一句平时第七班的那位白毛不良上忍平时用来调笑小情侣的话,天天又沉浸在了自己的心事之中。
            也许你已经猜出来了,这并不是大家所熟知的火影世界,因为,那个带走了天天整颗心的少年——日向宁次,他还活着,没有为了保护鸣人和雏田大人而死在丑陋的十尾的木插杆之术下。
             其实天天一直都知道,这不是自己的世界,因为那个白瞳少年,最终是在她怀里闭上了眼睛的啊。那时的他,护额掉在了一边,那深绿色的笼中鸟印记早已消失不见,露出了少年那洁白饱满的额头。那一向清冷的少年,难得露出了一个微笑,少年唇边的血为他那苍白的面孔增添了几分妖魅。少年张了张口,似是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又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拂过她的脸庞,最终闭上了眼睛,再未醒来。直至后来四影出现,天天才终于缓过神来,看着小李和凯老师日常青春感叹,一如既往地抚上额头,吐槽“适可而止一点啊!”可身旁却再没有那个拍着她肩膀说着“放弃吧天天。”的少年了。
               “天天,天天!”
               “啊,怎么了,宁次?”
             “我们该去练习了。”
             两人很快离开了丸子屋,慢慢走着,等天天再次抬起头时,却发现自己正和宁次站在南贺川旁。
            还没等她问些什么,眼前的少年便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了她。她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僵硬的任由少年抱着,没有回应却也没有推开。
             良久,少年那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回去吧,天天。”
              “诶?回去,我们不是才到这里吗?”
              “你知道我再说什么的,你不属于这里,也不该在这里。”
              一直不愿回想起来的现实被少年就这样说出,天天不禁红了眼眶:“回去?我不会回去那个世界的,我不要看到你死!”
              恍惚之间,少年发出了一声长叹,强迫着少女抬起头,吻了上去。
              眼泪模糊了她的视觉,却又令她的其他感官更加灵敏,唇上那来自少年的微凉温度,提醒着她正在发生的事:她藏在心底已有6年之久的少年,此刻正在吻她。她闭上了眼睛,颤抖着手抱住了他的腰将自己彻底投入了这个吻。
               良久,宁次离开了她的唇,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趁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间迅速结印。等她想要去阻止时,早已来不及,一切已成定局。
               在天天消失之前,宁次的手拂过她的脸庞,笑了。
               当天天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木叶医院和伙伴们那关切的眼神。属于救世主们的战役早已结束,所有人都早已醒来,唯有她,仍然沉浸在无限月读的美梦中,不愿醒来。
               出了院后,天天并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去到了慰灵碑。她按照井野说的,找到了一座新的坟墓。她缓缓的笑了。
               “真是的,竟然要送我回来,有为什么要说喜欢我嘛,这不是想让我为你终身不嫁吗。不过,”少女轻轻抚摸着那小小的灰白照片“你成功了。”
                充满美好的无限月读最终还是被破解了,也许,下辈子,他们会真正的在一起,没有错过,但那就是下辈子的事了。
————————————
        冬天果然是养肉的好季节,我要懒死在家了( •̀∀•́ )